2019年11月12日 "护工"与"介护",我该如何选择?


“护工”与“介护”,我该如何选择?


在中国,只要一提起“护工”,有人就会皱眉头。很多人对“护工”这个词印象不是太好,“伺候人的活儿”、“又脏又累”、“端屎端尿”、“性子急的人干不了”等等,众说纷纭。在日本,我们所说的“护工”,有一个日本名字,叫“介护”。两个名字都是汉字,仅一字之差,所表达的理念还是略有不同。我们的护工比较侧重于“护”,“照顾,看护”的意思。而在日本,介护非常强调“介”,“介助”“辅助”,他们的理念是“自立支援”。而自立,又不仅仅是“身体上”的自立,还包含“精神上”和“社会上”的自立。


    

日本的介护发展比较早,很早就被创立成为了一个单独的学科,叫“介护学”或者“介护福祉学”。经过专业的学习可以考取“介护福祉士”国家考试。拿到资格证书之后,才可以进行“访问介护(入家)”等业务,非常严格。介护福祉士的资格证书含金量也很高。

2017年9月和11月,日本政府先后开放了“介护签证”、增加了技能实习的“介护工种”。所以,目前国内去日本从事介护技能实习或者介护留学的人很多,“介护”在中国也变得很热。养老产业在中国有迸发的势头,能不能抓住这个“风口”,现在的决定至关重要。

    

从2018年,我开始接触“介护”。当时去一些院校与学生们面对面的交流,很多同学会问到一个问题,

“为什么要去照顾那些非家庭成员的他人?”

这是一个大的“介护观”的问题,中国也正从“家庭养老”向“设施养老”转变。随着老龄化的发展,社会机构养老将会成为主流。

这里也存在着一个小的“介护观”以及对“介护职”的理解问题。介护学里有一个常用语叫“利用者本位”,是说要站在老人或者介护利用者的角度思考问题,对利用者要充分的尊重。这跟单纯的“照顾”是不一样的。


从同学们的表情里可以读出来一句话,

“这个好难啊!”

也许是中日两国之间,在文化、历史、习惯等方面存在着一些差异,大家接触起来有些吃力。也许是还要在国内学习日语,考取等级(N4),过程有些漫长。总之,不容易。不过想要在“介护”上更早出发,走的更远,付出一点辛苦又算什么呢?

    

也有同学问我,

“想去日本做介护,怎么选择好的介护设施(养老机构)?”

最近去日本出差,到几家养老机构见学,总结出来一句话。

“选择介护设施,要看他们的经营理念。”

到第一家介护设施时,正好到了饭点。日本的管理者就邀请我们同老人们一起用餐,我想,真是个难得的体验机会。他们的午餐非常美味,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。那天的午饭是一整条的烤鱼、一碟腌菜、一碗白米饭和一小碗味噌汤。这在日本算是一个简单的套餐,不稀奇。但是,小的鱼刺被处理的非常干净,烤鱼的颜色也好,摆放在一个托盘里显得非常高档。

向管理员询问才知道,这家介护设施对老人们的用餐非常重视。有些老人的外出机会变得越来越少,每日享受用餐的时光成了一大乐趣。甚至有一些老人,是冲着美味的食物搬到了这里。可见美食还是非常重要的。即便是厨房人手不够,他们也不用那些切好再包装的食材,坚持用新鲜的、形状完整的食材,以便为老人可以提供色香形俱佳的料理。

到了另外一家介护设施,发现那里的用餐的场景非常热闹,气氛很好。他们并没有在食材或者料理的制作过程上花费太多的功夫。他们选择的是切好然后包装起来运输过来的食材,追求的是更效率化。料理准备好之后,介护士们会华很长的一段时间帮助利用者,慢慢的用餐。

简单的一个“用餐”的场景,完全不一样的运营风格。没有谁比谁好,代表了他们各自的介护价值观,而在后面都体现了两个设施不同的理念。

    

经常看到,有的介护设施里面写着“维护尊严”、“正义”、“诚实”等理念。这种理念感觉还是有点抽象。有没有融入每个工作人员的心里,就不得而知了。没有固定的用餐时间,全部听工作人员的指令;料理的颜色或者形状一点不重视,随便拌在一起端上来;或者明明多花点时间自己可以用餐,介护士确协助喂食。这些事情都可能发生,产生混乱。也许工作人员并没有恶意,结果呢,可能让老人们感觉没有尊严。最终导致老人的家人误解,甚至愤怒。然后,工作人员的压力会越来越大,形成恶循环。最坏的时候,还可能以虐待或者暴力的形式表现出来。


所以,在“护工”与“介护”之间,介护设施之间,我们要做好选择。